<table id="izmz6"><ins id="izmz6"></ins></table>

<dd id="izmz6"></dd>

    <optgroup id="izmz6"></optgroup>

  1. <acronym id="izmz6"></acronym>

    1.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社會關注 > 第1眼:石窟寺如何考古?建筑遺存里竟藏著破解密碼
      第1眼:石窟寺如何考古?建筑遺存里竟藏著破解密碼
      發布人:  2022-06-08

       

      巴蜀地區的石窟寺,多開鑿于唐宋時期,現存遺跡多為石窟造像,而對于與石窟造像關系密切的寺院,門庭冷落,人們知之甚少。在石窟寺考古中,宋代寺院基址也極少露出真容,大多淹沒在歷史煙云中。

      第1眼記者了解到,此次合川二佛寺考古發掘將重點放在了建筑基址上,探尋宋代寺院的蹤跡。

      地上建筑毀壞殆盡、蹤跡難尋,而地下只留下建筑基址,考古發掘如何探尋和復原宋代寺院的真容呢?

      答案的關鍵,在于基址中的建筑遺存。

      在這一次的二佛寺現場考古發掘現場中,階條石、土襯石、柱礎、夯土等建筑遺存,就提供了豐富的地面建筑信息。

      合川二佛寺考古現場負責人、重慶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石窟考古中心副主任牛英彬介紹說,“我們通過它的地基,可以確定它整個建筑的形制,是方的、還是八角形的,這樣一個大體的形制。第二個就是,我們根據我們發現的柱網,可以確定它的開間、它的面闊和進深。”

      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數據,考古人員也可以根據柱礎的直徑,算出它當時用的材分(古建筑尺度計量單位)數據、用材大小,也就能還原它的屋頂部分。

      可以說,地基是地上建筑的投影。反之,地上建筑的遺存,也能為地下發掘提供線索。

      在這次二佛寺的考古發掘中,考古工作者就根據崖面上留下的梁柱榫洞、建筑接痕、排水溝槽等,精準尋找到相應的地下遺存,極大提高了考古發掘的信息量,以小面積發掘解決建筑形制的大問題,為同類型石窟寺的考古工作提供了借鑒。

      “比如我們在這里,我們就對整個大殿的柱網做過一個推測。我們也依據這樣一個計算的結果,找到了兩個柱礎。這個也為我們將來開展川渝地區石窟寺考古,提供了一個比較好的思路和案例。”牛英彬如是說。

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二佛寺考古發掘還將目光移到了寺院周邊,在下殿周圍的巨石上發現了47座宋代摩崖瘞塔(龕),不僅數量多,而且類型豐富,有助于更好地復原南宋時期二佛寺的寺院格局。

      此外,還首次發現了摩崖瘞塔(龕)群的附屬設施——燃燈塔。第1眼記者了解到,這在川渝地區摩崖造像點中極為少見。

      牛英彬表示,“把整個石窟寺,作為一個整體的體系來看待。它不僅有摩崖造像,也有龕前窟前的寺院建筑,也有僧人生活起居的區域、死后埋葬的墓葬區,此外還有與石窟寺相關的這樣一些進出的道路,以及周邊居民的聚落,來綜合考慮石窟寺的歷史背景。”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X
      微博二維碼
      微信二維碼
      重慶市文化遺產研
      重慶考古
      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精油按摩 高潮丨欧美freesex黑人更粗更黑丨欧美日韩一区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丨zooslook欧美另类在线观看
      <table id="izmz6"><ins id="izmz6"></ins></table>

      <dd id="izmz6"></dd>

        <optgroup id="izmz6"></optgroup>

      1. <acronym id="izmz6"></acronym>